三角龙骨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三角龙骨厂家
热门搜索:
技术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技术资讯

【新闻】路人甲VS真人秀谁才是戏假情真

发布时间:2020-10-15 04:48:18 阅读: 来源:三角龙骨厂家

以往看电影,见到片中演员偶尔蹦出一句台词,“你以为是在拍电影啊?!”常叫人哑然失笑。不是拍电影是什么呢?这类近乎于掩耳盗铃的插播,算是无厘头的一种?现在回想,其中或许还有一种自我解嘲的意味:拍得假了,请多包涵,因为这就是做戏。还可以进一步辩称:戏不假,怎么见到情真?

在尔冬升讲述横店群众演员经历的新片《我是路人甲》里,由“横漂”来演“横漂”,因此大大减低了做戏的虚假油滑感。贸然闯入刘伟强、麦兆辉、许鞍华等大导演的片场,好奇嘀咕一句“在拍电影啊”,并不会让人感觉突兀。他们所见,是真在拍戏,如同“我是不是在做梦啊”的另一种说法。

真与假的辩证法,在影视圈俯仰皆是。多年前因为电影《色,戒》采访李安,他讲过一个观点:人生都有演戏作假的成分在里面,甚至只有通过“假装”,比如借用另外的身份,才能找到“真相”。他的电影里,太多这类例子:玉娇龙白天是官府千金,晚上披上夜行衣;《断背山》里的男主角要伪装成好丈夫;更不用说《色,戒》里的王佳芝,带妆演戏完全上了瘾……所谓“戏假情真”,“这是人生很讽刺的一个东西。”李安这样讲。

影视圈以做戏为己任,讲述圈中生存状态的作品,自然逃不了面对“戏假情真”这一重大议题。在此意义上,尔冬升的作品中,可与《路人甲》相提并论的并非《新不了情》,而是《色情男女》——都是讲片场里的小人物,只不过这回瞄准的是群众演员。梦工厂最是虚张声势,也势必让他们凌空蹈虚,有云里雾里之超现实感——要参透“戏假情真”这回事,他们比常人要走更多弯路。

相比起来,在这一课程上,明星们早已看穿这一切,并达成默契。偶有例外,比如最近许晴直指《花儿与少年》第二季某些成员并不是“人前人后都是一个面孔一个态度”,“我认为节目是生活”。在她看来,别人或有作秀之嫌疑。这等于是直接拷问今天荧幕上的真人秀,到底是真人还是真秀?对于这一疑问,齐泽克早已说过,“即使这些真人电视秀追求‘如假包换’的效果,人身处其中,依然是在表演——每个人都在演自己”,“我们在那里看到的都是虚构性的人物,尽管这些人物都在为了‘追求真实’的效果而表演自己”。许晴之所以招黑,恐怕还是她太“把节目当生活”。不过歪打正着,是“真性情”还是“走剧本”之争议,也使其成为话题人物之一。

说回《路人甲》,第一眼看去,略嫌太假。该片一开始让人不适之处,便是所有人都有大量金句傍身,不时向旁人及观众海量兜售。后来才觉察,这些台词其实也是“戏假”的一部分:徒有理论,十足苍白,细细密密,其中还不乏来自于孔孟、苏格拉底、鲁迅的前贤名言。与其说是拉大旗作虎皮,不如说是拿来鼓舞/麻痹自己之利器。心灵鸡汤也好,精神鸦片也罢,那恐怕是支撑他们在漂泊途中继续前行的苦海明灯。没有这些语词织就的华服护体,他们的理想之烛怕是经不起风吹雨打,也是别无选择。因此,可以理解,人人都成了演说家。也只有识破这层障眼法,见人物狠狠摔一跤,泡沫粉碎,才会对他们的疼痛感同身受。这便是一种“戏假情真”。

男女主角吵架时,女孩吼了一句:在这里拍的戏都是假的!可算是当头棒喝的点睛之笔,提醒他们梦想与现实的距离。戏杀青了剧组散了,心归何处?开始思考这些问题时,他们已不是刚出场时青涩样貌的少男少女。经过横店这个梦工厂,他们完成扶持成长,也照见彼此的真心。

“横漂”稚嫩生硬的表演之中,却有影视圈最真切的悲喜。这是以“展现最真实明星状态”为宗旨的真人秀节目很难达到的效果。这确实是很讽刺的一个东西。

治疗白癜风的医院哪家好

山东济南白癜风医院的特色疗法

治疗湿疹医院哪家好